关注钦州吧
随时记录身边事
联系电话

182 9019 5151

钦州吧寻找合伙人,期待您的加入!!莉莉玛莲邀您免费体验激情之夜钦州吧送福利钦州搞笑剧钦州吧充值现金平面设计广告传媒印刷中心
人和春天·原动力健身邀您免费体验恒温泳池健身活动钦州吧专注信息发布做广告找钦州吧钦州吧招聘寻找有理想 有挑战的你做广告找钦州吧
分享钦州吧
查看: 71|回复: 0

[八卦娱乐] 小家伙有些泄气,他现在还小,不能保护妈咪,要是有个爹地就好了

[复制链接]
————不能保护妈咪,要是有个爹地就好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打开
发表于 2018-4-9 15:3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信息上钦州吧

关注钦州吧,随时随地了解钦州!!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免费注册

x
程漓月松开了紧握的拳头,倒是淡定的走到沈君瑶面前,“陆太太你好,我叫程漓月,是您这次指定的珠宝设计师,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
沈君瑶怔了怔,有些惊愕的看着她这副平静的表情,她精致的眼线里,目光锐利的盯着程漓月,想着从她这张平静的面具里,看出她的恼羞成怒。
“哼,前陆太太,现在沦为了给我设计珠宝,你知道我要你设计的珠宝是用来干什么用的吗?是俊轩要为我庆祝结婚四周年纪念日的,在你离开两个月后,我就和俊轩结婚了,意外吗?”
20180409151156_5086c20c17462c22a7c92a7f786fbc03_1.jpeg
“请问陆太太这次对珠宝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吗?还是全权交由我来设计?”程漓月忽略她的话,专业提问。
沈君瑶的脸色变了变,她选定这家珠宝设计公司,原本就是要定一套珠宝的,可没想到,她翻杂志的时候,意外的看到了程漓月竟然是这里的首宋设计师。
所以她立即就选择了她替他设计,她一直期待着程漓月看见她现在风光无限的样子,她会气成什么样子,可她期待了这么几天,所看见的,竟然只是程漓月无动以衷的表情?
这叫她怎么能甘心呢?
“程漓月,不想和我聊聊以前的事情吗?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陆太太如果纯好奇我的私人生活,那你还是请回吧!如果你要我替你工作,请提出你的要求。”
程漓月虽然恨极了这个女人,恨到想要把她揣进地狱,可是,为了儿子,她能忍所有不能忍的事情。
沈君瑶的目光挑惕的打量她,看着她脸蛋红润有光泽,一身灰色的套装穿在她的身上,相宜得体,透着一种精明干练的味道,更令她心里不爽的是,她怎么可能坐上首宋设计师的位置?
她的确有绘画的天赋,可那也只是一些娱乐水平,没想到,四年不见,她倒是变得才华横溢起来了。
真不该是这样的,她希望的程漓月,应该是现在落魄无能,最好过着最底层的生活才是。
沈君瑶见她不肯谈过去,她只好站起身道,“给你三天时间,交出我满意的稿子,如果交不出来,就别怪我不念旧情,向你公司老板投诉了,说你无能,我看你这个首宋设计师的位置还能坐多久。”说完,她一脸高傲的走向了门口,在快要到达之际,她扭头得意挑眉道,“程漓月,这可是我的地盘,你想混下去,可不这么容易了。”
在会议室的窗户外面,一双漆黑如宝石的大眼睛盯着里面的画面,那眼神里分明有一股怒火,该死的,竟然敢威胁欺负他妈咪。
20180409151156_5086c20c17462c22a7c92a7f786fbc03_2.jpeg
程漓月也捏紧了拳头,沈君瑶的这番威胁,的确刺激到了她,但是,她绝对不会让她痛快的。
她的表情显得淡定自若,毫无所惧。
沈君瑶看着她这副根本不担心害怕的表情,脸色又有些难看了,“程漓月,我现在和俊轩很幸福,我警告你,你可以不准出现在俊轩的面前,他看到你就觉得恶心。”
程漓月嘴角轻掀了一下,扭头道,“我没这闲情。”
沈君瑶见这样的话还刺激不到她,她真得有些奇怪了,这个女人是失忆了吗?四年前的事情,她不记得了?
否则,她这么刺激她,她该愤怒难当的啊!
“陆太太,不送。”程漓月说完,先一步拉开门出去了。
程漓月快步走向的,不是她的办公室,而是洗手间。
因为她的眼眶有些酸涩,她的情绪也翻涌得厉害,她不想用这种样子面对儿子,所以,她要整理一下心情再出去。
然而她却不知道身后的小豆丁正一脸心疼的看着她的身影,小拳头捏紧了,妈咪一定是气苦了吧!
沈君瑶在几个助理恭送下离开。
程漓月从洗手间的方向走过来,突然就看见小豆丁在走廊里站着,她吓了一跳,忙露出微笑看着他,“小泽,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不是让你和唐阿姨玩吗?”
小家伙一双又大又黑亮的眼睛看着妈咪,看着她的眼眶红红的颜色,他伸手抱住了她,“妈咪…”
“怎么了?”
小家伙摇摇头,有些泄气,他现在还小,他不能保护妈咪不被坏人欺负,如果爹地在就好了。
“妈咪,如果爹地在的话,你就不用这么幸苦的工作了。”
程漓月吃了一惊,小家伙怎么突然生出这样的想法来?
“妈咪很喜欢这份工作啊!我并不觉得这份工作是幸苦的。”程漓月微笑劝道。
可是,刚才的话小家伙都听见了,那个打扮得十分富态的女人就是欺负了妈咪,这令他又恨又气。
“可是,可是要是真得有爹地在你的身边保护你就好了。”
20180409151156_5086c20c17462c22a7c92a7f786fbc03_3.jpeg
程漓月抚摸着儿子的小脑袋,抿唇一笑,“好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妈咪当年也不知道你爹地是谁,所以,我们不找爹地好吗?”
“妈咪,我听说现在流行认干爹,你等着,改天我去认一个给你撑腰。”小家伙插着小腰道。
程漓月听完,扑哧一声被逗笑了,看小家伙道,“不用,妈咪才不用你去认什么干爹呢!妈咪自已就能保护自已,还有你。”
小家伙抿紧着小嘴,好像并没有放弃他刚才的那个想法。
“妈咪还要工作,我让维维阿姨带你去买点吃的好吗?”程漓月牵着儿子走向她的办公室。
她朝唐维维道,“中午小泽没吃什么东西,你能不能带他去买点面包之类的东西给她吃?”
“可以啊!交给我吧!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十分好吃的蛋糕哟!”唐维维笑咪咪的朝小家伙道。
“去吧!妈咪可能要工作到很晚,你吃饱一点。”程漓月推了推他。
小家伙点点头,“好,妈咪我会给你带点蛋粒回来的。”
“好,妈咪等着你给我带。”程漓月笑着抚摸了一下他的小脑袋。
唐维维牵着他就走了,程漓月叮嘱了一声路上注意安全。
身后,琳达走进来,朝她问道,“漓月,怎么样?”
☞☞☞程漓月宫夜霄☜☜☜
特别推荐
最后一个城卫军精锐也被两个木傀打倒在地,三百精锐,此刻无一例外,倒地哀嚎,不过木老大和木老二身上也满是刀痕,衣服被斩成碎片,若非穿着腐化后的外甲,怕也会受到重创。
饶是如此,外甲上也满是刀痕,手臂上更有损伤,好在问题不大。
郭闵此刻被徐游拎着,等看清木老大和木老二那两条木制手臂,早已经吓的说不出话来,看向木老大和木老二的眼神,也是带着深深的恐惧。
毫无疑问,这两位,压根儿就不是人。
这次徐游是在家门口,所以也没有走,就这么等在原地,郭闵则是哆哆嗦嗦是的站在一旁,地上是满地哀嚎的兵卒,所幸木老大和木老二下手极有分寸,没有一个伤到性命,最多躺上两天就能痊愈。
徐游还在等,郭闵算是他弄出来的一条大鱼,而且对方基本把知道的都说了,陷害自己父亲的事情,主要就是这郭闵和几个衙门里的官吏一手操作的。
而且徐游还知道,郭闵的上官并不知情。
这倒是让徐游心中的怒气稍减,如果寒霄城的官吏是从上到下串通一气来冤枉好人,那徐游必然会搅他个天翻地覆。
哪怕是背上宗门的罪责也在所不惜。
等了没一会儿,又有一批城卫军赶来,而且这次来的人当中,已经是有修为高深的修士了。
显然,是镇守寒霄城的‘官修’。
官家修士,和宗门修士一样,修炼的同样是大道功法,有的时候,修为一点都不必宗门修士差。
几大宗门既然扶持大余皇朝统治禹州,自然是给予为了诸多方便,各种速成的修炼功法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官家修士的修炼速度总是很快,有的时候,比宗门弟子还要快,术法神通更有杀伐之力,唯一的缺陷,是后续修炼会变的很慢,甚至难以踏足更高的境界。
这就是官家修士,但那也是达到结丹期的事情了。
筑基和炼气,毫无疑问,官家修士是要强过一般的宗门弟子的,也是因为如此,才能震慑住那些作恶的邪修,不敢来人族城镇作乱。
此刻,徐游终于是惹来了这些镇守寒霄城的官家修士。
强大的气势下,三个身穿寒星天机官服的官家修士,一个站在街口,一个站在旁边的屋顶,一个则是从天而降,直奔郭闵而去。
显然,对方是要先救人。
郭闵乃是罪首之一,徐游哪里会让人救走,念头一动,木老大已经是火速出手,抬手一拳打出。
谁料那官家修士凌空变换方向,居然是从袖中伸出一柄法剑,荡漾剑光,直奔徐游杀去。
“原来,是打算声东击西,真正的目标是我。”徐游也是看出对方打算。
但很可惜,对方哪怕已经是炼气五层的修为,也绝对奈何不得徐游。便见徐游取出灵光盾撑开,接下来便是万事大吉。
剑光落下,毫无例外的被灵光盾阻挡在外,那官家修士显然不服,再次猛攻,但见流光飞闪,锐气四溅,但无论何等剑法神通,都拿徐游的灵光盾没办法。
而徐游,端着灵光盾有些困乏,直接坐在门前一个石墩上,冲着那官家修士勾勾手,意思是说,我不还手,你尽管来。
那官家修士气的娇呵一声,又是道道寒光点来。
这时候徐游才发现,攻击自己的这个官家修士,居然还是一个女子。
只不过对方穿着寒星天机官服,戴着黑纱官帽,一开始还真没看出来,但现在再看,这女子身材婀娜,的确是女子无疑。
“修为不差,剑术也高,放到宗门里,也绝对可以媲美一些内门精英弟子了。”徐游自顾自的点评道。
久攻不下,换做旁人,早就收剑而退,但这女官修似乎钻了牛角尖,和徐游杠上了,依旧是咬着银牙猛攻。
似乎不弄破徐游的灵光盾誓不罢休。
“言成,这位同修乃是高手,你连他法器都破不开,又如何是对手,还不回来。”这时候,另外一个官家修士开口说道。
这官修留着山羊胡,腰戴玉佩,双手负在身后,气势很足,一看就是三人中的话语人,修为也是三人中最高的,徐游估摸,至少是炼气七层,甚至,已经是超过炼气七层。
最后那个站在屋顶的官修则是双手抱着一柄长剑,那长剑带剑鞘,已经是超过三尺五寸,算得上是一柄长剑,以徐游眼光来看,这长剑上宝光涌动,一看就知道是一把了不得的法剑。
品级,怕是已经超过黄铜级,甚至可能达到黄银级。
“强敌啊。”徐游心中暗道,他最忌惮的是那中年官修,不知道木老大和木老二能不能挡住对方。
若是不行,自己怕也得下场。
当然,徐游现在是没法子动用他真正的力量,别的不说,僵尸铁甲一出,只要有强横的尸体进行尸变,立刻就能将对方按在地上狂揍。
虽然忌惮,但气势上徐游却是没有任何胆怯。
女官修久攻不下,气的一跺脚,回到本阵,但那一双灵动的眼睛盯着徐游,恨不得上去咬徐游几口,应该是恨急了徐游这种‘不要脸’的打法。
徐游当然不为所动。
他看得出来,这次对方来的人里,那中年官修的官位最大,而且没有下令立刻动手,说明是有话要问。
徐游也乐得如此。
他将事情弄大,不是一味的打打杀杀,他也要解决问题。
这时候,那中年官修上前一步,打量徐游一眼,才道:“寒剑门,炼器峰的内门弟子,不知阁下如何称呼,难道不知,你的行为已经是触犯了寒剑门规?”
跟我说门规?
徐游哈哈一笑,暗道自己为了不闯祸,早就将寒剑门的门规倒背如流,的确,若是无缘无故这么闹事,必然会被宗门追责,最轻的也是被废去修为,逐出宗门,但若是事出有因,那就另当别论了。
当下,徐游便将这一条门规道出。
“凡城闹事者,若无故伤人,仗势欺人,滥用术法,当废其修为,逐出宗门,若伤及无辜者性命,当杀之。” 对面那中年官修一愣,估摸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从容的背出门规,不过这中年官修也不是寻常人,他在寒霄城中的官位可是仅次于城守,乃是城防司主官,此刻他正色道:“你既知道,又为何要触犯?”
徐游则是又道:“但若事出有因,则视情况而定,这位官爷,如何称呼?”
徐游拱手道,那中年官修吃不准徐游的来路,想了想,才沉声道:“本官,乃城防司主官,叶封南。”
“叶大人,在下寒剑门炼器峰内门徐游。”徐游这次换了一个修士之间的礼节,随后才道:“我乃寒霄城人士,我父徐铁成经营徐家铁匠铺,本分做人,然却遭恶人陷害,这才被抓入大牢,屈打成招,我为人子,知父受冤,又如何能不管?因而才劫牢救人,我寒剑门规中有写,为孝者而行武,有功无罪!”
叶封南一听,立刻是反驳道:“你怎知你父是含冤入狱?即便是如此,你也应寻城衙大小官吏,将事情讲明,而不是依仗武力强行劫狱。”
徐游则哈哈大笑道:“叶大人,既知我父被人陷害,那衙门里的官吏又如何能干净?我找那帮参与陷害我父的贪官污吏讲理,又如何能讲得明白?那不是将我父推入死路?换做是你,叶大人,你会如何?”
这一通反问,那叶封南也是有些被问的哑口无言。
想了想,叶封南才道:“你所言皆为假设,劫牢终归是触犯律法,便是宗门弟子也不可法外行事,徐游,你还不束手就擒。”
给我讲律法?
徐游自然不会掉进对方挖开的陷阱当中,而是正色道:“叶大人也是修士,不知入道篇可否读过?”
入道篇,全称,人祖讲法入道篇,乃是修者基础,几乎所有的修士在修炼之初都读过,无论是宗门弟子,还是官修又或者是那些邪修。
那是人族修士的圣经,是至高无上的入道书籍,更是被人当成‘圣典’之一。
既,圣典所言,皆是真理。
叶封南不知徐游为何这么问,但心中感觉不妙,不待他回答,刚才那个女官修已经是忍不住抢先道:“入道篇谁没读过,你问这个做什么?莫非你是想说,是人祖道宗让你触发律法的?”
那女官修显然看徐游不顺眼,也是因为她之前偷袭,结果徐游手指都不动,只是用一个灵光盾就防下了所有的进攻。
这自然是让女官修心中不爽,此刻也是忍不住言语挤兑。
却不知徐游听到这话,却更加高兴。
暗道这女官修还真不错,自己想什么就来什么,还真配合,徐游忍不住仔细看了这女官修一看,发现她虽然一身官家打扮,但若是仔细看,这女官修还是生的相当好看,五官精致,肤白貌美,即便是在女修当中也属于上上之姿,更有一种女子少有的英气。
入驻钦州吧
钦州吧招聘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快速回复返回顶部返回列表